從婚禮回來,警察竟然找上門

2019-okkun-marry

出席了朋友在橫濱的婚禮,
我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家。
家門口站著一位警察,
他不像來巡邏的。
就站在那裡,
彷彿在等著什麼,
一種在查案子的表情。

住這裏3年了,
第一次看見警察在家門口出現,
是不是有什麽緊張刺激的罪案發生呢?
雞婆的基因開始在我的血液裡作祟。
我便走前去問警察:
「請問有什麼事嗎?」

警察很有禮貌地問我說:
「請問這裡的管理公司是哪裡?
你可以告訴我地址和聯絡方式嗎?」

我:
「這裡是XX公司持有的,
他們自己管的呀。
你為什麼要知道呢?」

警察帶著複雜的表情說:
「喔⋯ 我只是例行的巡邏,
我們這裡只有10年前的資料⋯」

我看他一臉困擾,
想儘快結束工作的樣子,
借看了他的警察證,
便讓他進門到大樓的大廳,
然後和他説墻上的佈告欄有管理公司的資訊。

他看到佈告欄的地址以後,
眼神並沒有鬆懈下來,
還一直緊盯著大樓內側的走廊看,
然後神情凝重地,
打電話給好像是他上司在報告。

我也就不管他,
往自己的家走去,
心裏有點擔心起來,
我應該沒放狼入虎口吧。
本來我應該更慎重一些,
打電話給警察局確認他的身分,
不不不⋯ 他似模似樣的,應該沒事吧。

打開家裡的門,
我第一間事就衝進房間找手機。
朋友的婚禮在橫濱,我住東京高圓寺。
大概一小時的電車車程。
一大早我便忙著盛裝準備,
顧不得回覆和我聊著要不要打肉毒桿菌的姐姐。

匆匆忙忙地出門,
到電車内才發現自己把手機忘了在家。
日本人最重視準時,
實在不想因爲回家拿手機,
而破壞了朋友婚禮美好的氣氛
還要丟外國人的臉,
就這樣無手機地遠行去了。
(問題是⋯
有兩個日本人朋友竟然若無其事地遲到了!)

把手機解鎖以後,
發現連帶姐姐,媽媽,
和住我家附近的K,
未接來電和訊息一共有200封以上。
我還沒來得及打開,
whatspp語音響了。

是我姐姐。

我慚愧的說:
「對不起⋯ 我今天忘記帶手機出門,讓你們擔⋯」

姐姐沒等我把話說完, 便說:
「我們報警了。」

嚇?什麼?!
我下意識地拿著手機穿上拖鞋,
馬上衝出了門外。

剛才的警察還在東張西望。

我馬上問他:
「請問你是來找我的嗎?」

他翻了翻手上的資料,
吞吞吐吐的問:
「請問你是⋯101號⋯的謝湘菱嗎?」

「⋯嗯。」

我和警察的對白很像初次見面的網友。

我朋友結婚的那天,
是我人生第一次被警察找上門的一天,
畢生難忘。

我家人竟然把對我的愛,
從5000 公里外的馬來西亞,
通過日本的警察傳遞給我。

原來我在橫濱歡樂的時候,
我媽已經擔心得快要無法呼吸,
姐姐已展開偵探式搜索,
試著聯絡在日本和我有關聯的人。

但,他們怎麼搞到警察那裏去了?

首先,
他們打電話到我以前的公司,
把我在日本的好友兼鄰居K挖了出來。
(據說很著急⋯
為了傳話找人麻煩了好幾個前同事)

然後K也被家人鬧得心慌緊張,
跑來我家又敲門又按門鈴的,
還翻牆到我家陽台,
想從窗戶窺探我有沒有暈死在那裡。

K說她緊張得連內褲腋下都濕了。

最終他們想破門/破窗,
在我姐的煽動下,
K到警察局去報警。

警察叔叔就來到我家門前找我了。
(問題是一開始爲什麽要這麽神秘?
找我就早説啊⋯)

我對大家真的很不好意思。
對警察,對家人,對K,
對前公司接電話的同事們。
真想馬上回到我的床把被子蓋上。
但最緊要的是先收拾,道歉。

我就和警察叔叔說,
大家在找的人就是我啦,
沒事了,對不起。

但他沒有被我打發走,
先上下打量我一番,
說要我打電話給家人,
再打電話給K確認是我,
他才可以撤。

(喔⋯我突然意識到,
他之前的各種神秘,
應該是爲了保護我,
怕萬一有人殺了我假裝是我?
日本的警察好慎重啊⋯
名偵探柯南的故事在腦海浮現⋯)

我聽他的話照做了,
在警局的K接到了我的電話,
然後警局的人聯絡我眼前這位菜鳥警察,
他才好像完成任務似的開始要走。

(K的語氣有點不爽,
據説他身邊被拖累要一起找我的友人更不爽)

一個遺漏在家的手機,
一條笨魚,
一群愛她的家人朋友,
和無辜被叫來找人的警察。

我内心夾雜很多情緒,
有一部分覺得,
大家為什麽要這麽大驚小怪,
另一部分覺得很羞愧,
竟然給K,給前同事,
和日本的警察製造了麻煩。

但還有很大的一部分是,
原來這個世界裏我是被重視的⋯
我的失蹤是會被發現的,
我是被愛。。(被需要的?)
自我感覺良好的的基因也來插一脚了⋯哈哈。

我問警察:
「欸?一般來説不是失蹤24小時才可以報案嗎? 」

說實在我有被他們的效率嚇到,
只不過是個忘了個手機,
出席了個幾小時的婚禮,
(嗯,好啦,
我還去了日本人所謂的2次會,
大概失蹤了8-9小時)
他們竟然人手這麽充裕,
這麽快就來辦我的案子。

他説,
現在已經沒有24小時這個概念了,
如果發現有人失蹤了,
警察爲了抓緊救人的黃金時間,
會儘快處理。
哦,我學會了一個新的警察規定。

但,
但願此生我(和我愛的人)不會再有適有這條規定的時候。

(這是一些我在歡樂,
家人正在着急的「不孝」照片⋯)
cimg_6685
男生都西裝筆挺,女生都盛裝打扮哦。

cimg_e6681
這是2次會~ 2次會氣氛會比較輕鬆哦~

cimg_6684
據説日本人和華人不一樣,邀請的都是覺得很熟的朋友,所以被邀請出席我很榮幸~

cimg_e6662
我和他從大學開始就是班裏最奇怪的2人組。 哈哈。
我們在婚禮結束之後,2次會開始之前到橫濱中華街去玩。

chfma891
2019年的夏天,珍珠奶茶在日本還很流行~

cimg_6677
想裝大亨的朋友。 應該是肚腩最像吧😄

img_6657
和我有點小緣分的警官。

筆於,
capture

2020年4月16日
晚上9點30分

This Post Has Been Viewed 1,861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