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牛郎的世界(2):卑微的女人 vs 甜甜的男人

ccc

他們都像店名-糖果一樣,
是帶點甜味的男生。

大家個子嬌小身材精瘦,
頭髮都很長,
看起來全都割了雙眼皮和墊高了鼻子,
還化了妝,
戴著放大瞳孔的隱形眼鏡,
看似硬要把日本漫畫中的“花美男”搬到現實。
他們也喜歡戴浮誇的長吊飾,
穿LOGO很明顯的名牌衣服。
我想這些都是在黑暗之中,
帶給牛郎自信,
加强他們的存在感的戰鬥武器。

我看著他們,
仿佛看到另外一個世界的藝術品,
實在很難想象自己會淪陷。
或許有一天,
我變成老富婆,
想找人類當寵物養的時候,
我會想找他們。

店家根據牛郎的等級,
從最菜鳥的到Number 1 的,
按照店内火紅度,
逐一安排了他們出場。

有一位名叫“琥珀”,
他非常的瘦,
噴著濃濃草莓味的香水,
一坐下來便很嬌嗲地說 “你好~~♥”。
我差點沒被他的香水熏暈。
我沒有見過這麽女性化,
有點像兔子的男生。
我們聊到“做自己”這種世紀萬能話題,
他在我旁邊,
邊聊邊蹭來蹭去撒嬌。

另一位來自關西的 Seiya,
是我看起來算比較“正常的。
他穿著花紋黑襯衫,
扣子特意開到胸肌部位,
戴著項鏈使得胸肌若隱若現。
(説真的那個程度,
或許只能説是“胸”,
不是“胸肌”)
Seiya走的是店内少見的穩重風格,
我們聊了關西和東京有什麽不同。
比起其他牛郎的審問,
他給我的感覺像老朋友般聊天。

每遇見一位新牛郎,
我會努力地想記下他們的一切。
誰比較誠懇有禮貌?
誰比較專業,倒酒倒得自然?
我還很怕選“假指名”時搞錯名字,
想做到公平公正。
但所謂的“公平”,
也只是憑著我心裏那把善變的尺,
或許我不應該太介意。

eoboe7936 xruge1768
琥珀和Seiya。 我覺得我和Seiya有幾分相似。哈哈

本以爲,
被很多男人包圍是一件很爽的事。
我甚至還想象過和脫衣猛男共舞。
但現實卻是我和寵物男們,
不斷地上演初次見面的對話。
“ 嗨,猜猜我幾歲?”
“ 馬來西亞在哪裏? 有噴水獅子象對嗎?”
“ 假日都喜歡做什麽?”

開始要聊一些比較深入話題時,
“ 啊,不好意思時間到了,
我必須離開。”

我和S卻要依照這些淺薄的對話,
選出喜歡的牛郎。

我們還順便觀察了,
周圍的“同道中人”長什麽樣子。
到底是不是真的有
“有錢女老闆”來光顧?
結果看到的,
全都是年輕貌美的女生,
穿著有點心機的小洋裝,
不是露肩, 就是有點短,
可不是一般的漂亮。
她們用很崇拜想討好的眼神,
和寵物男們在聊天。
這真跌破我的眼鏡,
我懷疑她們是不是也在這裏上班。

我問竹野小姐:
“爲什麽店裏的客人都很漂亮?
歐巴桑可以來嗎?”

竹野小姐略帶尷尬的表情說:
“因爲客人都想要給自己喜歡的牛郎留個好印象。
所以一般都會盛裝打扮。”

What?!
原來當牛郎店的客人,
有錢還不夠好印象,
還要打扮得漂亮。
唉,夜晚的黑,
還是無法遮蓋“女性要美麗”
這個社會枷鎖。

一個小時後,
我已無法確實記起,
所有和我説過話的寵物男的樣貌,
甚至是談話内容。
S也一樣。

我們不但沒有爽,
反而頭腦有累。
PPT沒有教我們怎麽保存精力。
或許,我們的疲累,
是來自自己的無法放開和緊張。

img_e3251 img_3272
不好意思,拍照還是要裝模做樣一下。

我和S也察覺到,
就算是以客人的身份,
我們還是不自覺地,
用“柔弱女人”的姿態,
和這些男人聊天。
這或許和使用日語有關係。
即使是千篇一律的無聊問題,
我和S都試著像個“好女人”般,
有禮貌地,
用各種表現贊嘆,驚訝,好奇的語句,
“ Heh…?(喔?)”,
“ Hontou?(真的嗎?)”,
“ Sugoi ne..(很厲害呢。。)”,
來潤滑有點乾的對話,
也會故意在對話中鋪一些“梗,
好讓寵物男們有話題繼續聊。

S說 :
“ 我不喜歡這裏。
我感受到很嚴重的gender inequality。”

從美國來的她,
對於此類兩性相處,兩性平權等議題,
變得比以前更敏感了。
她覺得即使是付錢的一方,
女生還是很弱,
還是需要配合牛郎被耍得團團轉。

我開始掉入思考的漩渦。
到底什麽才是男女平等?
大家都在叫囂,
男女都應該受到“平等的對待”。
與此同時,
社會也存在著,
“因爲女性比較柔弱,
應該更照顧她們”的想法。

我自己就是那個因爲“柔弱”,
而享受過很多方便的人。
我認爲,因爲我很弱,
所以坐男生的車,
我希望他幫我開門。
和男人約會,
我希望他幫我付錢。
提重的東西,
我希望男生幫我提。
嫁老公的話,
我希望他有錢可以養我,
因爲我有可能會因爲和他生小孩,
影響了我的事業前途。

我已經習慣,
以柔弱的姿態在社會游走,
也把男人的付出視爲理所當然。
我承認我從來沒有以受過的協助,
“平等”地回饋過給男生,
例如義務性地要他開車門,幫他付錢。
我回報過的,
好像只有嬌媚。

這樣的我,
還有權力用力呼喊“男女平等”嗎?
我還有資格抱怨,
在牛郎店裏,
爲什麽女生要很卑微嗎?

歸根究底,
是我自己習慣呈現柔弱的一面給社會。
“男女”與“平等”,
從來也只是大家心裏那把搖晃不定的尺所定義出來的。
似是而非。

(欸欸欸,來牛郎店是來玩的,
是要來思考那麽多事的嗎…?)

“時間到了,
麻煩你們選出心中滿意的假指名。”

我和S開始了認真的討論,
就像任何比賽時,
評審會有一段討論時間來決定誰是冠軍一樣。
我們把所有名片攤開,
小聲地分析說哪個男生這裏好哪不好。
ccc

Number One的“琢磨”,
是位生澀但彬彬有禮的男生。
有一位像Johhny Depp的Tuuma,
性格强勢,有點古怪。
活潑可愛像一隻小狗的Aki-P-Man,
他剛踏入牛郎界,
要爲他鼓勵一下嗎?

S選了第一位迎接我們,
還處於服務生和牛郎之間的無名氏。
他連名片都沒有,
卻有禮貌態度誠懇,
我們想鼓勵他。
而我選了誰呢?
猜猜吧,猜中我請你吃飯。

從CANDY走出來的刹那,
我和S如釋重負,
有種“下班”的感覺。
到底是牛郎服務了我們,
還是我們服務了牛郎?

我們抱著懷疑,
與不再那麽期待的心情,
跟隨在竹野小姐之後,
繼續往“牛郎是什麽”的答案走去。

(未完待續)


景點介紹  –

♥CANDY♥
♡營業時間:每晚20:00-25:00
♡公休日期:星期一 (其他按這裏
♡所在地點:東京都新宿区歌舞伎町2-23-1 楓林會館 B1F
♡價格       :初次90分鐘 3000日圓,之後據説30,000日圓起~
♡好玩程度:♥♥♥♥
♡整體分數:8/10
♡心得評語:很多像動物般嬌小的牛郎夜店
♡溫馨提醒:其他女客人都穿著隆重漂亮,稍微打扮一下比較好哦
筆於,
capture

2020年5月17日
下午2點55分

This Post Has Been Viewed 1,339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