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治療我的【下顎變形症】③手術後,最痛苦的時刻

20170402-hospitalization2

「謝小姐⋯謝小姐⋯聽見我們說話嗎?」


我隱約聽見有人叫我

我睡了一個很長的午覺
早上9點半入手術房
隱約聽見他們說
現在在傍晚7點了

哇~ 加上麻醉前後弄了10小時
我心裡暗自竊喜
想說醫生應該沒有敷衍我快快弄
有種划算的感覺


「謝小姐 謝小姐,你現在感覺如何呢?」
「痛嗎?暈嗎?」

為什麼他們講話這麼快這麼清楚
而我要拼了全身的力氣
才能吐得出一句話?


我說了一句話
讓大家都很大反應

旁人一開始還聽不清楚
再三確認

之後他們的笑聲傳到我耳裡
「我肚子餓了。」
我手術後的第一句話

.
.
.
.

 

如果我知道手術後是如此痛苦
我當初還會選擇做嗎?

捲縮著身體
身上插滿了無數管線

被麻醉的副作用攻擊
我還不斷的嘔吐著
就這樣被推回病房

護士在我身邊舖了塑膠紙
讓我的血水不要沾到床上


姐姐和媽媽都來了
姐姐見我面目猙獰又痛苦
不讓媽媽看我

怕媽媽接受不了會擔心

我看不見她們的臉
但是聽到她們的聲音
還是很欣慰的

很快的他們走了
我就這樣自己一個人


為了防止血管阻塞
護士還在我腳架了按摩器
可是那厭煩的頻率把我搞的更煩躁

我暈暈沉沉
但不睏

那是一種無力感
提不起任何力量抗議

任由管線 ,氧氣筒,按摩器
在我身上隨心所欲

鼻子很多水⋯ 嘴巴也是⋯
是血嗎?還是嘔吐物?是痰?

護士多次來探望我
我真的很辛苦

呼吸時,鼻子有水
喉嚨還有血腥味

嘴巴裡還被架了兩條管子
管子的血流向掛在我胸前的血包裡

Nurse Call的鈴聲被我按翻了
幾乎每半小時一次
他們會用條管子像洗牙一樣
幫我吸出口內和鼻子內的異物
但還是敵不過
我身體在製造新液體的速度

好辛苦

我問前來照料的男護士
現在幾點了

他說凌晨4點
我繼續咳嗽嘔吐

他拍拍我的背
叫我要加油

7點天亮以後會好些嗎?
是不是只要到早上
我就可以解脫?

他和我說
結束這些並沒有具體的時間

我才知道
這糟糕的一晚

只是開始。

.
.
.
.
.


清醒反而是惡夢的入口
意識越晰
喉嚨裡的血味就越強烈

胃裡充滿了血的感覺
蠻噁心的


手術暫時奪走了我好多能力
說話的能力
上廁所的能力
步行的能力
唯一僥倖留存的
只有意識

我的思考能力依然是是清楚的

早上7點
世界亮了

但我的世界並沒有不同
我望著天花板
在想說我他媽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要動這場咎由自取的手術呢?

一場與血水的糾葛
和尿管血管什麼管的纏鬥
就把我當初想做手術的動機給打翻
看來我意志和我身體一樣弱

我像個玩偶任由人擺佈
護士進進出出地檢測點滴
醫生進進出出地開我嘴閉我嘴
玩偶比我還幸福吧?
起碼不用與血水呼吸抗鬥

手術後的行程並不簡單
我必須去被抽血驗血
但血管彷彿在抗議
一直閉關不放血
3個醫生 在我四肢上插了4次
也沒辦法找到半條會流血的血管
挫折感極大的醫生
在我身上留下了幾個洞

就這樣打退堂鼓走了

天生稍微貧血的體質
根本不堪手術失血的一擊
平時我健步如飛
今時需輪椅相隨
一向來那麼近的x光室
現在卻需要消耗了半條命抵達
我根本沒有辦法步行
工作人員要把輪椅推到最靠近機器的地方然後讓我站立
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
只為了站起來


img_3291

第一次知道貧血的時候,手會是如此蒼白.

護士早上告訴我
中午會有午餐
我覺得希望來了
既然醫院把餐點擺出來
就是代表預期我用餐的時候
會是健康的

原來只是一場空

食物的確端了出來
一堆飲料健康食品
我只能看著
連伸手把湯匙提起都沒力氣

我快死了嗎?
img_3292

所謂的午餐,是一堆水.最終我的養分,還是靠點滴輸入身體.

今天我好渴望見到家人
家人的存在會告訴我
我不是一個人
有人了解我的痛

有人陪伴我度過

下午3點
家人像天使般的出現了

我說不出話
只能發出聲音

她們一如往常的談笑
取笑我變成豬頭的臉
和慰問我的感受
img_3276
人生沒有這麼無力與狼狽過,但我還是很努力了做出一個V .
粉紅色的盆子是拿來裝嘔吐物和口水.

她們還說我很髒
在我全身擦來擦去
也儘量幫我把臉上的血塊弄走

醫生又來抽我的血
這次成功了

家人陪我陪到最後
雖然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只能睡覺
或軟弱無語地看著她們

但我她們是我努力忍下去最大的動力
原來人很痛苦的時候
家人會是最大的支撐

護士很勤勞地巡邏和檢查我的點滴
幾乎半個小時一次
還會噓寒問暖
說一些安慰的話

我覺得這樣的服務
在馬來西亞的話

就是非常VIP服務了
即使如此
心理還是蠻落寞的
一種眾人皆[爽]我獨苦的寂寞感
此生不想再嘗試第二次

img_3546美女與野獸的現實版.我是無力的野獸….

我會不會一直這樣?
明天會更好嗎?

根本不敢想像
這樣無力的我會有康復的一天
只能期待時間
時間會帶我脫離這一切

*待續*

前文可讀 :
在日本治療我的【下顎變形症】②手術前

筆於,
imageedit_1_5901368979
2017年4月8號
晚上10點54分

This Post Has Been Viewed 2,655 Times